华体会体育

行如落花,潇洒人生 (会18班 罗双)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1-05-25 10:30:47 浏览次数:0 次 【字体:

繁华落尽,委地成泥。当微风轻轻扬起一地的落花,你的心灵是否因这一抹壮丽而撼动?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”,为了生命的另一段延续,它落得那般恣意,那般泰然,那般潇洒。人之一生,于天地不过沧海一栗,纷纷扰扰这尘世,何不似落花般,予其一片豁然,潇洒处之?

在这科技迅速发展的今天,“潇洒”似乎成了一个时代性的字眼。故人相逢,当看到对方过的不错时,免不了说上一句——这日子过得真潇洒呀;好友相聚,也不禁会问上一句——近日到哪潇洒。只是,时代变迁,沧海桑田,事物的本质却是不变的。那沉淀了几千年的底蕴,只会久久的流传下去。

捧一杯香茗,打开历史的扉页。我看到一朵深宫玫瑰偏偏铿锵,那崇高傲世的风骨,那不可一世的称帝的霸气,那一个“曌”字登上巅峰的武则天。自古碑者,或歌功颂德,洋洋千言;或意境平浅,深刻隽永。唯独她立下无字碑,是觉得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承载不了她的辉煌,还是留给后人一个书写她罪状的平台?她,走的潇洒,走得大气,留给后人无限遐想。褒姒也好,妲己也罢,亦或玉环,亦或昭君,都无法与之比拟;武则天是当之无愧的女皇,她的一生,处得潇洒,处得方圆。

众所周知,郑板桥的画竹闻名,郑板桥为官时,遇当地饥荒,为其修筑城池,因其平价粮,他处处为百姓着想,深入民间,洞悉民间疾苦,却也因此得罪巨室,冤枉被参,即便如此,也不攀附权贵,他心知宦情已薄,便毅然辞官返里。离别时,他在一幅竹上题诗一首:“乌纱掷去不为官,囊橐萧萧两袖寒; 写取一枝清瘦竹,秋风江上作渔竿.又在一幅菊花上题诗一首:“进又无能退又难,宦途踞蹐不堪看。吾家颇有东篱菊,归去秋风耐岁寒。”流露出此般潇洒的他不得不令人赞叹。

诺贝尔是安全炸药和无烟炸药的发明人。他此生潜心事业,一生赢得大量专利权,积累了许多财富。在人生最后一刻,他做得潇洒,做得今人钦佩。他将3300万克朗作为基金,用每年的利息奖给世界上杰出之人,奖给对人类有不可磨灭的贡献的人。诺贝尔奖作为今天的最高奖项,最高荣誉,促进世界科学文化事业的发展,促进世界时代的进步,他的潇洒在人类历史上熠熠生辉,亘古不灭。

 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篙人”自信的潇洒;那“赏庭前花开花落,观天外云卷云舒”闲适的潇洒;苏轼那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的旷达潇洒;高适那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”豪迈的潇洒,无不透着潇洒之风。潇洒,需要有潇洒的资本,浑然天成的潇洒之风需要资本,有资本的潇洒才能长久立于天地之间。落花潇洒,因为它有过最美的绽放,它有足够的资本落得潇洒。

武则天行如落花,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也要潇洒置之;郑板桥行如落花,即使因百姓冤枉被参,也不过长袖一挥,其潇洒之风浑然天成;诺贝尔行如落花,即使离去,也要“化作春泥更护花”。

天地悠悠,过客匆匆,人之一生,倘若行如落花,潇洒走一遭,来得潇洒,走得潇洒,岂不乐哉?


分享到:
【打印正文】